我不是非要输,只是太好玩

2019-07-09

简而言之 ,对于19年的个人规划我 深!表!遗!憾!

因为种种原因未能实现第一个规划,虽然都是借口,但是我有必要记(de)录(se)一下近四个月来的不日常。

先办的居住证后在海驾报的名,迅捷不拖沓,前后不到一个月拿证,期间看了两家车行订好车,拿证那天从早上5点多出发一直到晚上12点多回家,紧张刺激,上午考科三,下午考过科四就去制证室等着拿证了,跟车行说好了当天去提车的,结果告诉我没拉到店里,晚上我直接跑到他们顺义仓库提的车,加满油连二挡都不会挂,骑了不到500m就熟练了,第一个周末就独自去跑的妙峰山(因为当时就知道妙峰山离我比较近,后来知道妙峰山总出事故)。当时在妙峰山顶碰见很多摩友,一起下山基本都是保持在直线80+的,60左右过的弯,我这250排量追着500的跑,还是挺危险的。因为这车冷门,中间DIY了很多这车的配件,前挡风挺丑的自己用角磨机给切了,4月20号我高中同学结婚,骑着摩托带着傻华一起跑到大厂(还见了最美的伴娘),五一自己骑车去白河堡露营,水库边上都种上庄稼了,又折返到大杨山里露营。我去年被偷电瓶的电摩被智慧500块收走了。5月16日从保定徐水又收了一台铃木GSX还交了一摩友,趁着临牌的时候在北京老城转了一圈,还去高中毕业的打工的餐厅吃了一顿。隔天又跟露营的朋友一起在门头沟斋堂的深山里野营了两天,非常惬意,科罗娜+火锅,还有一群逗比。

相册

潇洒了没几天,5月27号就被公司安排到南京封闭研发了,中间端午放假跟驾校的王琦一起又去延庆的百里画廊跑了一圈,6月底回来去国家博物馆看了一圈梵高,这几天又被安排到济南封闭研发。

相册

有天我做了一个梦,那是个特别长的梦,我在梦里感到悲伤、喜悦、紧张和恐惧。当我从这沉闷的房间醒来时,我想如果做了一个不会醒来的梦,它还是梦吗?